千金女賊【雙封面典藏紀念版】-電視原創故事小說連載(三)

千金女賊【雙封面典藏紀念版】-電視原創故事小說連載(三)

水靈文創 2015-01-30 17:52

隔天,蔣心打扮妥當,正準備要出門,剛從外頭回來的蔣阿爹出現在門口,手裡居然拿著好幾張銀票,一臉不知所措。

「阿爹!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錢?」

蔣阿爹把手上的銀票與一封信,一起交給蔣心。

蔣心拆開信,讀完後,對蔣阿爹說:「那天差點撞傷我們的瘋男人叫盛少,為了道歉,才送了這些錢來,還邀請我去盛府坐一坐,說是要聊表歉意。」

「妳要去嗎?」蔣阿爹問。

「去,當然去,把這些臭錢還給他!真把我們當成是討錢的啦?我們又不是乞丐!」蔣心氣呼呼地看著手裡的銀票。「我現在就去還他!」

蔣心沒想太多,一路直來到盛府大門口,但當她見到那富麗堂皇的大門,與占地寬廣的庭園,這才開始稍微感覺到緊張,站在門口有些躊躇起來。

沒想到盛府是這樣一戶大人家,她忍不住用手緊抓著掛在胸前的銅錢項鏈,心想:還是快點還錢走人吧。

蔣心鼓起勇氣,正要推門進入盛府,這時一個中年人出現在門口,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後,問:「是蔣心姑娘嗎?」

蔣心有些意外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「請進。」中年管家楊善替她打開了大門。「少爺已經等很久了。」

蔣心狐疑又緊張地跟在楊管家身後,一走進盛府便見到一大片梔子花園,她驚艷地看著那一叢叢乳黃色的梔子花,原本緊張的心情頓時消失了。她忍不住深深呼吸一口,梔子花的幽香讓她整個人都舒暢起來。

楊管家領著蔣心來到一間書房,她看到滿牆的書,更是難掩滿臉喜色。

「請蔣姑娘在這裡稍等一會兒。」楊管家說完後便先行離去。

一等楊管家離開,蔣心馬上衝到那面書牆前,看著那一排排裝幀精美的書籍,有她看不懂的原文書、醫學書,還有文學作品與詩集。她越看越喜不自勝,好幾次都想伸手拿過書本來翻一翻,卻顧及在別人家裡,不敢造次。

她轉過頭,見到書桌上也擺著一大束梔子花,忍不住露出笑容。

她正想朝書桌走去,這時盛少從一面浮雕屏風後走出了來,手裡拿著一根做工精美的紅木拐杖。

「久等了。」一反昨日的張狂與浮誇,今天的盛少表現得很誠懇。

蔣心還沒來得及開口,盛少便又說:「昨日是我不對。為了表達我的歉意,我差人去找妳,問遍了閘北蓬戶區的人,尋找一位表演魔術的賣藝女孩,這才知道妳叫蔣心,和養父過著辛苦日子。」

蔣心對這個男人的敵意瞬間消失了一大半,忽然被一個陌生人說到心坎裡的辛苦,她甚至有些心酸。

不過,即使如此,她也不想貪別人的錢財,尤其是自己不該得的。

盛少忽然伸出手來,握住了她的手腕,蔣心嚇了一跳,猛地想抽回手,但盛少卻不放手。

「妳的手腕好細,是不是飯菜都給家人吃了,自己都沒吃什麼?」

蔣心看著眼前宛如完全變了一個人的盛少,心兒怦怦直跳,她覺得臉頰有些發燙,而盛少握著她手腕的地方感覺起來特別熱,她非常清楚地意識到這個男人的手掌有多大、多溫暖。

「謝、謝謝盛少的關心。」蔣心差點想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她是怎麼了?怎麼忽然害羞起來?這是怎麼回事?

而且為什麼盛少的臉離她越來越近了?

「那個、盛少,謝謝,但是這錢我真的不能收。」蔣心正想伸手去口袋裡掏出那些銀票,盛少握住她的手一緊,她吃了一驚,小聲喊了出來。

「妳知道梔子花的含義嗎?」盛少忽然問。

「不、不知道。」她試著想抽回手腕,但盛少仍然不願意放手。

「真誠、滿足與知恩圖報。」盛少拉過她的手,放在自己胸前,面露微笑。

蔣心忽然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傻了。

她之前怎麼都沒發現這男人好英俊啊!

乾淨光潔的臉龐、梳得整齊的黑髮、貼身的西裝,渾身散發出一股莫名的淡淡香氣,那味道有些熟悉,彷彿來自……蔣心的目光飄向書桌上那束梔子花。

盛少拉著蔣心的手忽然一個使力,將她拉到身前,湊到她耳邊說:「其實我不過就只是想找個機會,再見妳一面。」

蔣心羞紅了臉,羞得不敢直視盛少的臉,眼角卻瞄到屏風後露出一截衣角,接著聽到幾聲竊笑。

正當她感到狐疑,屏風忽然被推倒了,昨天在車上的那幾個男女就躲在屏風後面,手裡或拎著酒瓶、或拿著香菸,不知道偷窺了多久,等著看蔣心鬧笑話。

盛少甩開了蔣心的手,對那幾個人說:「我都快演不下去了。」

這時才發現自己被捉弄的蔣心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,偏偏盛少又轉過頭,火上加油地對她說:「忘了說,梔子花的花語還有『不識人心險惡』,就是說妳這種人,蠢死了!」

屏風後那幾個人笑成一團。

蔣心氣得渾身發抖。

「她剛才心裡一定在期待盛少的吻吧?」屏風後一個女人這麼說。

「盛少不如就成全她吧?」女人身旁一個拿著酒瓶的男子說。

盛少笑笑,轉過頭,伸手一攬,把蔣心摟入懷裡,說:「本少爺看妳可憐,我就成全妳的心願——」

「啪」的一聲。清脆響亮。

那些男女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
盛少沒料到蔣心會出手打人,完全沒有防備,被打得重心不穩,往後一個踉蹌,撞倒了屏風,屏風後的男女一陣慌亂,不知道是誰手上拿的菸掉在地毯上,但一時也沒人注意。

盛少手上的拐杖被撞掉了,蔣心見到他彎下腰摸索尋找拐杖的動作,才驚覺——他看不見!

她猛地感到自責,一面伸手想要去扶起盛少,一面說:「對不起,我不知道你的眼睛看不見。」

「走開!」盛少狠狠推開她的手。

這時蔣心聞到一股異味,正覺奇怪,還跌坐在地上的那幾個男女忽然喊:「著火啦!」

地毯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掉落的香菸點燃了,有人慌張地想要滅火,卻拿了酒瓶往火苗上倒,「轟」的一聲,火苗瞬間竄高,燒到了書牆上的書,火勢瞬間一發不可收拾。

「失火了!」

「走水啦!」

那些男女一下子酒全醒了,驚慌地一面亂叫一面往外竄逃,完全沒有人顧及盛少。

蔣心也跟著想逃,卻發現盛少還在地上摸索著拐杖,她只好折回來,一把抓住盛少的手就要往外衝。

盛少一愣,但隨即甩開蔣心的手,又跌跌撞撞地走回正著火燃燒的書牆前,似乎想要尋找什麼?

「你在做什麼?起火了,快逃啊!」蔣心喊。

「我的相片!」

蔣心一眼就見到了擺在書櫃上的那張鑲框相片,是一張母子合照,相片裡的小男孩才五六歲。

她一把抓過那張相片,塞在盛少手裡,問:「是這個嗎?母子合照的相片?」

盛少眼睛雖然看不見,但顯然知道相片內容,他的手摸了一下相片,臉上露出如孩子般的滿足微笑,彷彿那是他最珍視的寶物,說什麼都不願放棄。

蔣心第一次見到盛少露出這樣的笑容,忽然覺得他沒那麼討人厭了。

這時火勢已經大了起來,蔣心連忙拉住盛少的手,慌忙離開了煙霧彌漫的書房。

「你沒受傷吧?」到了書房外,蔣心馬上就問盛少。

盛少沒回應,心裡卻有些暖暖的。

他剛剛那麼過分地捉弄這姑娘,沒想到她一點都不記仇。

「少爺,沒事吧?」楊管家匆匆抱了滅火器過來。

盛少猛地甩開了蔣心的手,轉過頭,還刻意與蔣心保持一段距離,彷彿不想被別人看見他倆這麼親密。

蔣心沒好氣地猛瞪著他,隨即又想到這人根本看不見,她就算瞪得眼珠都掉了出來,也只是白費力氣。

書房的火很快就被撲滅了。

「這麼晚才來救火,這工作不想要了是不是?」盛少不悅地質問楊管家。

楊管家連忙道歉:「少爺,實在很抱歉,您那些朋友逃得飛快,小的根本無法得知狀況,進來看才發現起火了,這才匆匆去找滅火器,所以來晚了。」

「馬上把這裡整理好!」盛少不知是不是故意在蔣心面前擺架子,一副盛氣凌人模樣。

蔣心正想開口要他口氣別這麼壞,卻見楊管家對她悄悄擺了擺手,示意她別出聲。

蔣心沒好氣地看了看盛少,剛剛才覺得這人親切呢,現在只覺得他是個擺架子的討厭少爺,還是儘早遠離得好!

「我要走了。」她冷冷地說。「銀票還你,我不需要。」她把銀票塞在盛少懷裡。

「等一下!」盛少喊住要轉身離開的蔣心。「誰說妳可以走的?」

蔣心一愣。

「若不是妳賞我一巴掌,我的書房會燒起來嗎?」盛少說。

聽到盛少被這姑娘賞了一巴掌,楊管家睜大了眼,驚訝地看著蔣心。

「你該不會要我賠吧?喝酒抽菸的人又不是我!」蔣心覺得這人完全不可理喻。

「我朋友全被妳嚇跑了,本少爺要妳以後每天都撥空來陪我,直到梔子花落為止。」

蔣心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。

她真的搞不懂有錢人家的少爺到底在想什麼啊!

過了一會兒,她才試探地問:「只要梔子花落了,我就可以不用再來了?之後你就不會再和我計較書房失火的事了?」

「那地毯可是從波斯運來的,價值上萬銀元——」盛少話還沒說完,蔣心連忙打斷:「好好好!我懂!我答應你!」

盛少面無表情地轉身離去。

蔣心這時才鬆了口氣。

有錢人家少爺真的是惹不得,看看她現在又給自己惹了什麼麻煩?天天來陪這位脾氣陰晴不定的少爺,想想都要悶死了!

「蔣姑娘。」

蔣心這才意識到楊管家還留在現場,不免為自己的失禮感到不好意思。

「蔣姑娘,我送妳離開吧?」楊管家依舊一臉和善。

「你們家少爺,脾氣一直是這樣嗎?」蔣心也不扭捏,直接老實問了。

楊管家笑笑,轉身帶著蔣心往大門的方向走去,一面說:「別怪少爺,他身世也是可憐。」

蔣心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問下去,畢竟這是別人家的私事。

兩人正往大門方向離去時,一名女僕匆匆跑來,遞給楊管家一小包東西,在他耳邊低聲交代了幾句後,對蔣心鞠了一個躬,又匆匆離去。

楊管家臉色有些訝異,但看了蔣心一眼後,又露出會意的微笑。

「蔣姑娘方才沒有和那些人一起跑走,救了少爺,是嗎?」楊管家問蔣心。

「我只是覺得不該放他一個人在裡面,那太危險了。」蔣心老實回答。

楊管家心想:這年輕姑娘不過與少爺僅有一面之緣,卻比少爺那群酒肉朋友有情有義得多了,而且她還不願收少爺的錢,可見她人品極佳,心地善良。

楊管家忽然衷心希望蔣心真能做上少爺的朋友,於是他講出了盛少不為人知的身世:「少爺是個私生子。」

蔣心有些尷尬,她不知道楊管家為何要告訴她這件事?

「雖然少爺是個私生子,但老爺對他很好,還讓他留洋學醫,衣食無缺,從不讓他因為私生子的身分感到自卑。但少爺二十歲那年,卻因為一場滅門血案,成了最大的受害者。」

蔣心聽著,只覺得自己的心怦怦亂跳,又驚愕又心疼。

「老爺的仇家找上門來,對無辜的夫人與少爺下手,老爺最終選擇不與歹徒妥協,少爺目睹母親被害死,雙眼也在那場意外中失明。」

蔣心驚訝地摀住了自己的嘴,接著眼眶微微泛紅。

原來那人竟有這樣悲慘的過去?

楊管家嘆了口氣,說:「從此少爺就變了個人,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。他不再相信任何人,寧願用錢買朋友,成天狂歡作樂,做盡荒唐事,即使老爺過世了,他仍然沒辦法走出陰影。」楊管家轉過身子,慎重地將懷裡那一小包東西交給蔣心,又說:「蔣姑娘與少爺非親非故,卻救了他一命,少爺心裡定然相當感激。」

「我……其實也沒那麼誇張,那場火死不了人的,我只是看不過去——」蔣心並不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什麼了不起,但楊管家這番話說下來,讓她深深覺得對方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

「蔣姑娘,對少爺而言,當年那場綁架血案,對他最大的傷害,就是他被狠狠放棄過。」楊管家語重心長地說。

蔣心這下也不好再推說什麼了,要是她推卻,反而顯得自己是放棄盛少的惡人了。

她怎麼會讓自己陷入這一團混亂的?

驀地,昨日盛少胡亂在地上拾起桃花結的畫面,出現在她腦海裡,蔣心忽然覺得耳朵有些發熱。

她轉頭張望偌大的盛府,廣闊的花園裡,梔子花馨香依舊,不遠處可見到僕人們忙進忙出。儘管這宅子比起上海租界那些豪宅大院稍嫌低調內斂,但比起蓬戶區,可是不知道好了幾百幾千倍呢。

蔣心一面胡思亂想著,一面不自覺地抱緊了楊管家遞給她的小包東西,差點都要忘了開口問:這裡頭是什麼?

幸好,楊管家送她到門口後,解釋了一下:「蔣姑娘,那一包是干貝草茶。」

蔣心一臉疑惑,不懂為什麼要送干貝草茶給她?

「方才書房起火,冒出不少煙霧,少爺怕蔣姑娘吸多了煙霧,對喉嚨不好,這點東西,還請蔣姑娘收下。」楊管家很客氣地說。

蔣心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干貝草茶,一抹微笑淺淺地出現在唇邊。

沒想到……那人還挺細心的,只是脾氣實在不敢恭維。

「蔣姑娘,明日請再來探望少爺吧。」楊管家的眼裡有著期盼。

他多麼希望這年輕善良的姑娘,能將盛少帶離過去的陰影。

蔣心輕輕「嗯」了一聲,點點頭,離開了。

 

精采試閱:

連載(一)連載(二)連載(三)連載(四)

本文摘自千金女賊【雙封面典藏紀念版】一書 

★電視劇《千金女賊》原創故事小說,雙封面典藏紀念版!

★《蘭陵王》原班製作團隊,2015年大時代浪漫動作傳奇,唐嫣、劉愷威、楊蓉、楊祐寧等偶像實力派演員領銜主演。

★蕭敬騰跨刀搖滾主題曲 × V.K克打造唯美浪漫情歌

她冒充她、竊取她的人生,躍上枝頭變鳳凰!

原本的千金,卻輾轉變成了上海第一大黑幫幫主的未婚妻?! 

他為了她,傾盡所有,即使失去一切,也在所不惜!

他為了她,撒下彌天大謊,甚至寧願失去幫主之位!

 

【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熱門文章
35歲男星遇重大車禍驟逝!公司悲痛證實
35歲男星遇重大車禍驟逝!公司悲痛證實

SETN三立新聞網

好市多開賣出國必買「日本國民零食」! 網瘋搶:秒搬2箱回家
好市多開賣出國必買「日本國民零食」! 網瘋搶:秒搬2箱回家

TVBS新聞網

台灣4校「驚爆倒閉」!老師一夕全失業 校方認:7/31停辦
台灣4校「驚爆倒閉」!老師一夕全失業 校方認:7/31停辦

TVBS新聞網

本土劇女星離世9年!好友吳婉君PO「兩人合照」淚憶:想念妳
本土劇女星離世9年!好友吳婉君PO「兩人合照」淚憶:想念妳

SETN三立新聞網

快訊/微軟爆全球大當機!網哀嚎「開不了電腦」:集體提早下班
快訊/微軟爆全球大當機!網哀嚎「開不了電腦」:集體提早下班

TVBS新聞網

準颱風「大迴轉北上」恐登陸!這2天逼近台灣 威力猛增強
準颱風「大迴轉北上」恐登陸!這2天逼近台灣 威力猛增強

TVBS新聞網

可不可女店員「炮製唾液手搖飲」!遭起底讀新竹名校 校方對她的行為這樣說
可不可女店員「炮製唾液手搖飲」!遭起底讀新竹名校 校方對她的行為這樣說

中天新聞

50
0
分享